6.

 

前陣子查了媽媽的星盤:日火天海大十字、月金四分、水木四分、土冥四分。看著媽媽星盤中交錯雜亂的紅線,我突然理解我媽媽充滿矛盾的一生,以及我不理解的,關於媽媽的矛盾。

 

說來殘忍,我慶幸我不是在媽媽的身邊長大的。

 

我對於媽媽的了解很淺薄,我知道她在屏東出生,在台北念書成長,這輩子唯一的戀愛對象是我爸爸,在離婚之後滅絕了自己對於愛情的需求,一心只為了孩子生活。這裡的孩子,是指我妹和我的混血兒小妹妹。據我媽的說法,她知道我在爺爺奶奶身邊會得到很好的照顧和很多人的疼愛,雖然不捨,但是她並不擔心,因此也不會想要把我帶離台灣。

 

對我來說,媽媽是一個很陌生但又必須親密的存在。我知道媽媽以前讀的是家政,曾經代表臺灣到日本參加拼布比賽,畢業後進了蜜絲佛陀工作,曾經在台北遠東百貨的專櫃當到主管。結婚前,家族事業第一次崩盤,外婆極力勸說我媽不要嫁,但是我媽堅持要嫁給我爸而跟娘家吵翻,嫁給我爸之後兩個人拼命工作,幾年內迅速還完債務,然後我出生,然後我妹出生,然後離婚。

 

離婚後的媽媽到了奧地利重新開始,讀完了農業職業學校,考了幾張食品師、營養師、衛生檢測師的證照,發展她的小農事業,上過奧地利全國媒體,拿過奧地利農產品大賞。

 

媽媽常說,三十年的前半生在台北都市裡過夠了,三十年的後半生在奧地利的鄉下很舒服自在。我問她,那妳接下來的三十年老年生活呢?媽媽沒有回答,她還在思考退不退休,捨不捨得放下事業,或是要再衝刺一次。

 

我記得研究所畢製前逃離台灣,我在奧地利鄉下陪了媽媽十天的時間,媽媽告訴我,我很遺憾沒能陪著妳長大......我只輕輕地回答,不用抱歉啦,因為我很喜歡我現在的樣子,如果不是這樣長大,那麼也許我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啦。然後,我決定不把憂鬱症發作的事實告訴媽媽,只買了一張機票,飛往巴黎。

 

其實我不理解,在當時所有人都反對(連我爸都說,家裡出事分手比較好)的情況下,我媽為什麼堅持要嫁給我爸?導致後來外婆對我爸很不喜歡,我出生時沒有探望,也沒有幫我媽坐月子,(嗯,我是兩家的第一個孫輩,我外公有很開心的來抱孫女,但是外婆沒有。)也讓我在懂事之後面對外婆,分外困難。

 

我媽媽於我,是不易溝通的,我們不太對盤,艱澀到成為朋友都難。但就是因為我們是母女,才能一直維持著這麼一條血親的細線,彼此都努力嘗試要理解對方、與對方相處。我一直在想,我媽能不能接受我的陰暗面與劣根性?能不能相互接受彼此價值觀的不同?能不能坦然接受「我是一個完整的成人,而不是玩偶女兒」的事實?

 

2015年農曆年,我和我爸大吵了一架,我終於在我爸面前展現了我最底線的陰暗面和惡劣本質,然後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冷靜,直到我出國後才和好。這次我有沒有足夠的時間與媽媽相處,又或者說,我該不該在這麼短的時間面逼迫媽媽看清我真正的樣子呢?

 

大哉問。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