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We are living in Taipei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20040_10203840577845852_4762505781942232804_n    

 

淡水的夜始終很美,河岸、星點、漲潮時的大水。

我總是想著,怎麼有那麼多的水,可以將碼頭填滿?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77639900019  

「舟山路全線為都市計畫「學校(台大)用地」,1985年台大便與市府達成共識,收購舟山路兩側土地已達成廢路的申請條件,借用台大土地的銘傳國小、國立編譯館、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等單位也同意廢道,然而在1989年提出廢路申請後,當地居民因為行車方便之故強烈反彈,使廢路計畫一再延宕,甚至當時的台北市議員李慶元也出面協調,要求台大讓出鄰近基隆路的校區,3.64公尺做為一線車道,並答應規劃可容納110個停車位,終於在1999年8月正式完成廢道程序。」---wiki

 

不管如何,這是我上學的路,也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校園。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22453_10203765772295760_8959807533934009983_n  

鋼琴不回三樓了。半夜會有忙到瘋掉的員工練吉他、豎笛、三味線,拆台時間會有劇團前台彈琴配人台。這個場館真的好魔幻!

但其實我想講的是關於奧黛麗赫本的故事。

話說我短短的大學管樂團生涯只遇過一名學生指揮,有一次到新竹還是哪裡比賽的時候,指揮突然走到側台對我說:「學妹,你長得好像奧黛麗赫本!』

當下我心中的O.S.是:「學長,你眼瞎了嗎?」當時在旁邊陪練的兩位學長-小新和首席果然發出過分開朗的笑聲,最後我們三人的結論是:指揮,你比賽壓力太大了!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25051_4315968348390_1097269981_n      

一個偉大的城市都會一條河流過。

但是偉大的城市有親近的水岸,曲折蜒繞,人們可以在城市的任何一處跳進河裡,觸摸河水;

而台北右岸是高高的河堤和快速道路,台北左岸是高高的快速道路和河堤,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44.jpg 

大安區的街道繁忙,但是優雅。

和台北其他的區域不同,大安區的確有如大安國一般,有一套自己獨立的生活方式。

因為有了台大,大安區應該是全台北腳踏車最多的地方了吧?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68.jpg 

 

還沒開幕,卻有一種他已經存在於這個城市很久的錯覺。大概是日本離我們的生活太近,而「統一」成為我們生活的重心;7-11、Starbucks、Mister Dount、Could Stone、Cosmed......我怎麼好像在數我家的折價卷?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62.jpg 

 

和平東路和建國南路口的紅燈有96秒,我拿出了相機,拍了三張照,車子繼續行駛......這是我某天在台北的某個96秒所做的事,可能也是很多台北人在台北做的事。96秒可以發呆,可以講話,可以聽音樂,當然也可以用來拍照;也許下次你可以與我分享你的96秒。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42.jpg 


我想,台北是一個由便利商店組成的城市,每一個街角幾乎都會有一家以上的便利商店,不管是7-11也好、全家也好、萊爾富、OK,還有幾乎消失的台糖芳鄰和小豆苗。藉由 便利商店點和點的連線,串出了台北城的網絡,你可以在便利商店搭車、繳費、買票、約會、等人、 吵架、分手、發呆、看電視,和店員瞎聊以取得更多的點數.....等等,種種的都市生活。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29.jpg 


住在台北很容易焦慮,也許因為生活步調太快,就算自己是慢慢的過日子,有時候也是會被周遭影響而不自覺的急躁了起來。這個時候,我就想去大廟大叫,深夜溫度不高的晚上,快步走到大廟廣場,在廣場自顧自地轉圈圈,就算不是舞者轉完會跌倒頭暈想吐都還是想要滿足想要轉圈圈的衝動。大廟,不只是個看表演的地方,也是個生活的地方。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009.JPG    

趕在沙塵暴來臨之前,將樓下的路樹拍了下來。

剛搬來的時候,樓下的路樹還 有五層樓高,站在六樓的我總覺得過了那年夏天,就可以碰到路 樹的樹葉,就像小時候拼命伸手想碰到天花板一般的期待。後來這棵路樹也的確帶給我不少困擾,包括在三樓位置有一窩小鳥,機車停在樹枝蔽蔭下的結果,就是勢必會得到另一種「照顧」,幾次忘記或沒位子停的結果,居然也培養起幫他們「把屎把尿」的情感。後來路樹修剪,高度瞬間驟降,三樓位置的那窩鳥巢還在,但卻少了茂密的枝葉庇護,今年冬天就看不到鳥媽媽帶小鳥回來了,倒是幾次清晨未睡,總會聽見陽台上的吱吱吱的鳥鳴,我想小鳥們應該還記得這個替他們把屎把尿的姊姊,以及我望著我機車座墊的無奈吧。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