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我聽的音樂很雜,也不專精。

 

外公是古典樂的愛好者,兩對阿姨、姨丈是音樂家,我媽雖然不識樂器,但是從小也撥著莫札特、貝多芬讓我入睡,這個習慣在我們分開後由奶奶持續著,媽媽不時從國外寄來CD當禮物。一直到小學四年級改聽〈夜光家族〉之前,我的錄音機是徹夜播著古典樂的。

 

然後,是在日本學音樂的叔叔回國。

 

Aki叔叔雙子座,雙胞胎,台日混血,口齒伶俐,最近喜愛寫打油詩,重點是:長得帥!

 

若要說為什麼我的理想對象一定要「斯文、精實、帶眼鏡」,那我想一定是小時候看著Aki叔叔的緣故。1950年代台灣爆發小兒痲痺大流行,我的Taka叔叔來不及長大就過世了,雙生叔叔從兩位變成了一位,看著他們小時候的照片,我總想著:如果Taka叔叔還在的話,一次帶兩個帥氣叔叔出門一定是一件超炫耀的事!

 

叔叔疼我像疼小女友,小時候我們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是每每見面總是會有最精美的禮物、最好的晚餐,我的狗-嘟嘟,也是叔叔送的;甚至有時叔叔去香港和日本出差,也會帶著我一起去玩。四歲時,叔叔牽著我去附近的公園玩,不知怎麼著卻讓我一臉撞上了公告版,下巴縫了14針。當時Aki叔叔說:如果劉小攸破相嫁不出去,那我就照顧她一輩子!Aki叔叔會把這個故事講給每一任女友聽,同時介紹我們認識,然後....嘿嘿嘿....除了叔叔的禮物,就還有諸女友阿姨的禮物啦~

 

我的Aki叔叔聰明,但是不愛念書,小時候奶奶差他去買報紙時,他會衣著整齊地出門,然後走到兄弟飯店買,接著坐在飯店大廳把頭版新聞看完才回家。本以為叔叔認真求知的奶奶問他為何要如此?叔叔只說:因為大廳冷氣很舒服......

 

我對於衣物的潔癖是跟叔叔學的。叔叔的家裡是冷調的黑白灰設計,衣服、襪子、內衣褲是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衣櫃裡,我會燙襯衫和西裝褲,都是叔叔手把手教我的。最瘋狂的時期,國中上學前我會燙我的制服襯衫和A字褲裙,就是為了要把那很難駕馭的X校假褲裙穿得挺拔好看。

 

青少年時期的叔叔愛玩,自己學了吉他,和同學組了團,胡亂混了一個工專畢業之後,就存錢跑去日本學音樂了。叔叔學的是爵士鋼琴和長笛,去他家玩時,會隨手翻翻他的唱片和樂譜,默默地也就聽了起來,之後開始聽小室哲哉(東洋電子舞曲),也是因為他的氣質和Aki叔叔很像。

 

叔叔結婚前和當時的女友送了我一條Tiffany的項鍊,當我二十歲的成年禮。叔叔說:「每個女生都要有一個Tiffany,現在我送你第一個,接下來就看是哪個男人要送你戒指了。」隔年叔叔結婚,當時的女友成了我親愛的嬸嬸。我不知道叔叔有沒有跟嬸嬸說過,那個關於破相和養我一輩子的故事;我也不好意思跟嬸嬸說,其實她是叔叔歷任女友中,外貌比較普普的(我叔熱愛長髮精緻氣質美女),但是卻是叔叔過盡千帆之後,願意讓他定下來的。

 

Aki叔叔玩樂團、學音樂,趕上了台灣建設公司熱潮,成為年薪千百的業務副總,又在金融海嘯之後回歸樸實,在教會教小朋友合唱、司琴,偶爾開著休旅車去偏鄉授課。我常想,要成為我的男人太難了,因為有一個標準超高的理想型擋在眼前,而這個人,就是說過要養我一輩子的親叔叔。

 

我回台第三天,叔叔嬸嬸從屏東上來找我吃飯,看著我身上換過的項鍊,叔叔有點驚嘆我三十了;我則看著他的肚子,想著再怎麼斯文帥氣的男人,也是會有啤酒肚、老花眼的一天。我笑了笑,想著:也好,我可以提早看見我的男人老了之後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