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寫妹妹對我來說是一件難事,因為妹妹跟我太不一樣了,獅子座的妹妹是國王,外硬內軟,骨子裡有華人文化傳統保守的一面,但是自幼在西方國家長大;而我是夜后,外軟內硬,明明在一個正常到不行的台灣家庭出生長大,卻滿腦子抵抗儒家思想。

 

我的妹妹母語是德語,小時候我們是用英文溝通的,直到他大學後去了中國交換學生,中文才足以與我聊天,直至今日,我們交談有時還是會用英文,自在些、容易些。

 

這幾天我們姊妹倆說的話超越了過去29年的質量,妹妹開始思考關於婚姻與家庭,我們開始討論長輩的安養與後事,一切像是一般姊妹所談,但是又帶著沒有情感糾結的客觀。

 

送他去機場的時候,妹妹說:「啊,感覺好奇怪,以前送機都要相隔兩三年才能再見面,但是這次我們下禮拜就見了。」

 

「哈哈,對啊,我下禮拜會去幫你過生日。」我說。

 

我問妹妹,工作ABC,我該選哪一個?妹妹說,以我的個性,我應該會選陌生領域的那一個,我笑了一笑說:「這樣媽媽又會唸我『漂來漂去』了!」妹妹說:「但這就是你的工作啊!」

 

是啊,這就是我的工作。身在一個組織複雜的正常家庭,第三代的我們各自有各自的分工和難處,幸好我們不互相怨恨,雖然不一定能相互扶持,但是至少可以和平相處,比起幼時的姊妹吵架好多了。(我歸因於妹妹失戀後有十足十的成長與檢討XD)

 

妹妹說:「以後我的小孩我要教他德文,Y教他英文...」

「拜託你小孩的中文大阿姨我來教,因為你的中文真的太爛了!」我笑著說。

「我知道啊,大阿姨趕快在歐洲定居,這樣才能教我的小孩台灣的中文。」

 

嗯,大阿姨其實還蠻想變成大阿姨的^^*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