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懶惰,寫寫童話故事。

 

上午被一通血腥的電話擺盪,至今無法平復,心想自己怎麼可以脆弱成這樣,都工作幾年了還是難以拒絕別人;口氣堅硬、得理不饒,掛上電話後卻是反作用力,自己都內傷了還要找人求救。

 

劇場導演說穿了就是不學無術腦袋有病,桌上積了德文和英文功課也毫無心思,開了日劇聽聽日文,手裡寫著:「我有兩個女兒,一個七歲、一個四歲。大的那個熱愛在草地上奔跑,小的那個很神祕,喜歡躲在樹上觀察世界。女兒們是從我腹中孕育出來的,我也不知道她們的爸爸是誰!.....小的不說話,大的只唱歌,我們會在放假的時候嬉鬧,在冷冷的深秋初冬一起賴床,起床後只吃一碗糙米小黃瓜和一整片巧克力,然後攤回床上看日劇。我們會住在我小時候住過的新店半山腰上,回家要爬很長的斜坡,不論季節永遠聞得到潮溼樹林的氣息。小女兒喜歡坐在樹上,等著我拉上野餐 籃放上堅果。大女兒會在整片的落地窗前佐著山景看書,告訴我書裡的小花栗鼠闖了禍,不小心砸到自己的腳還連滾了三圈。我會閑適地坐在廚房餐桌前,笑著將這個場 景寫成故事,也許有一天會放在戲裡。」

 

照顧自己和自己身體裡的兩個女兒有些辛苦,我渴望自己成為圓心,不需要倚靠他人即能成家,歡欣地在那個有著大片落地窗和濃濃潮溼草味的新店半山腰家裡。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