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從巴黎返回,在回程時讀西蒙波娃的《越洋情書》打發漫長的轉機時間。他對我說:沙特一生的風流史不斷,西蒙波娃也有美國作家情人,是什麼樣的靈魂,可以獨立地開展自己又豐富、陪伴著彼此的生命?

 

而我回答他:藝術家生活往往不夠踏實,於是心會被切割成兩塊,一塊成全自己的理想/憧憬/浪漫/思想/意念/作為,一塊必須滿足現實人生的需求:物欲/食慾/性慾等等。我想一直處於高燒精神發熱的狀態,縱使是沙特或西蒙也都是承受不起的。更別說思想者本身才華洋溢,身邊慕名而來的蝴蝶蒼蠅當然很多,也千萬不要小看了人性的虛榮和好奇心。

 

非常迷戀沙特和西蒙波娃的故事,當然有一點原因是因為我和波娃同一天生日,但這個故事真的太少女了,少女到我曾經將它寫在劇本裡,而且親身演出過。但我沒想到的是,事實上我也在生命裡經歷了一點,有關於心靈伴侶以及生活夥伴間的抉擇,不惲不惱,就只是清明地將生活減至簡單,然後做出決定。時局不佳,保持純淨很重要。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