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集一些小果子,掛起來風乾;

以行動代替等待,煮水泡茶,坐下來將詩好好念完。

 

你寫:彷彿河堤,微風吹變戲法

我寫:「請問我可以抱你嗎?」 「只要你把手伸出來就可以。」

你唸:細雨雲靄,緩步並肩

我讀:「巳酉丑三合,巳丑合為半合,如果男丑和女巳為三合姻緣。」

 

我將喉嚨吼傷,在與劣性的自己喊叫;

你輕輕地說聲:「好喔~」若無其事,宛若羽毛。

 

這些詞不達意,都太言不由衷。

 

其實我只是想問你:「我能當你的沙特嗎?」

而你會回答:「我自覺比不上波娃,你只要永遠能當我的鴨先生就好。提供池塘任我遊戲,天冷時收我進屋,供我米食與爆米花飽餐。」

 

我會虔誠地告訴你:「我還會與你爭執猜拳晚餐的店家,問你稀奇古怪的問題等你回答。是,我會保護你成為水澤,時不時在池邊撒米引你入屋,升起火爐為你取暖。」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