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靜下心來為你寫些什麼,畢竟我那麼喜歡你。想來想去,什麼東西都寫不出來,我還在猜想,你過世的時候,有沒有馬戲團奔去?

 

《百年孤寂》我認識你的第一本書,和第一齣戲,前幾天整理書櫃還提起,拂去灰塵重新放好,不再是床頭隨手一扔的樣子,我還想:這本是新買的,爸爸的那本應該是破爛到丟了。我沒有那麼喜歡《沒有人寫信給上校》,大概是讀的時候正值研究所,我的生活變了閱讀習慣也變了,耐著性著翻完,還是回頭去看了《預知死亡紀事》。然後你就不魔幻了,但也無妨,我的腦中還是時常飄過拖著金球的煉金術士,期待有一天他會收我為徒,穿著粗布皮革走遍黃土乾涸的沙漠,用羊皮袋子喝酒。

 

想要簽名的大師越來越少了,四月多事,謝謝你寫下了這些書。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