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爆炸的地方,可以看得到海邊。

我窩在盆地南方,時而哭泣,時而笑鬧,多半鬱鬱寡歡自顧自地發呆。

好似時間在我身邊緩慢流動,所謂的龍年根本就沒有「正在發生」,

一切事物停留在某個時間點,此後輪迴流轉,彷若你印象中的,七彩眩目的迷幻圈圈。

送你陳雪人妻的日記第78篇,紀念你曾陪我痛哭的兩個晚上,

以及那天你跟我說的:長大的人會在安全的地方脆弱的那些事。

 

親愛的老婆,龍年快樂!

 

--

人妻日記78 

(前略) 

那是非常怪異的期待,你盼望見到一個人,但你又感覺,或許你不出現,或你的消失,其實對她比較好,那時的我,在核心裡,在某個極為隱密或許連我自己都不知悉的靈魂或意識深處,對自己是自棄的,矛盾的,困惑的。 

 

我很少靜下來觀看這個部份的自己,好像那是一個不可以掀動的秘密,彷彿只要我去碰觸這個問題,我辛苦建立的世界就會整個倒塌。

 

我想,從來也沒人教過我們,如何去面對這些圍繞著愛而產生的種種疑問。 

 

我是到了這幾年,才有能力這樣思考,像剝開洋蔥,像解開毛線團,或者像是打開又解上,結上又打開,或是以複雜的工法亂針刺繡,又以更複雜的方式,從那一團混亂中解讀隱藏的圖案,或密碼,無論以何種方式,幾乎可以說吧到了最近,我才能夠不被那其中足以使我凍結的大哉問擊倒,那核心仍是我幾次寫過的,因為過去種種而自我評價為『沒有能力愛人』,將許多行為,或戀情的結束,都當作是自己「無法愛人」的證明 ,扛著這個印記,使我失去與自己辯論的能力, 也無法解決問題,只能一個又一個,在不同的戀愛關係裡尋找<奇蹟>,等待有一個人將我治好。 

 

如今我知道了,過去的關係無論以何種方式結束,都不是失敗,倘若我們能從中學習到什麼,任何一點,足以認識自己,認識他人,可以稍微理解一點點,關於愛與關係的什麼,那麼,這段感情就完成了它的價值,我們從一段感情離開,到下一段,很像是從小學畢業,到國中,或者是重考,重讀,或一直畢不了業,我們要認識到的只是,對不起,現在能力還不夠,但我會繼續努力的,無須因為分離的痛苦,無論誰先提出分手,無論是否以外遇,變心,甚至背叛,造成對方或彼此的痛苦,而將自己或他人判下無法翻身的罪責。 

 

那太重了。

 

愛不是罪,愛的過程使我們感受到的狂喜或狂悲,都不是因為其中含有罪惡,無論其中牽涉什麼道德爭議,愛,回歸到愛的本身,她的價值極其單純,無法以過程與結果論斷,無論或大或小或長或短的愛情關係,在相愛的瞬間,在產生愛的當下,她美好的價值已經確立了。 

 

我們使某人心碎,某人使我們心碎,我們徹夜痛哭,在無人的深夜街道疾走,或者,那些如永夜般的痛苦,不可能被撫慰的悲傷,甚至一死了之的狂亂時刻,即使如此,倘若將那個時刻凍結,存放到遙遠的未來,假設有這樣的裝置,我想,當我們凝視那些被凍結的時光裡的種種,那些面容猙獰,哭號悲悽,互相指責,大聲叫罵,的臉,背後仍有著令人心中隱隱想著,唉,這就是愛啊,的動人光輝。 那些痛苦因為曾經是愛啊.

 

我很喜歡駱以軍寫到的,在途中,如今我寧願解釋為在途中,一直都在途中,我們不放棄,不虛無,不逃避,不否定自己,我們知道我們仍在學習,我們在經歷愛的種種(甚至包括無愛),我與早餐人有幸結伴同行,即將一起邁入新的一年,我們還會繼續思索這些問題,並且不會忘記繼續照看對方,寶愛自己,我期盼我能更強壯,溫柔,寬闊,在同時仍不忘記仁慈,對他人或對自己。 各位朋友,謝謝大家的照顧,我愛你們,(雖然早餐人很低調,但我想她也是的),早家兩貓兩人祝大家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