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點了一杯咖啡,坐在咖啡廳的另一邊與我遙遙相望。

 

「你幹嘛?站在門口看那麼久?」a向我招了招手。我推開了咖啡廳的門之後,待在門口望了很久,並不是因為找不到a在哪,而是因為a看起來太……太可口了。蓬鬆的長卷髮灑在陽光下有一種蒼涼的美,看得出來昨天a應該是哭了一整個晚上,兩隻眼睛腫得像核桃一樣,原本烏黑的眼仁佈上了血絲,臥蟬變成了眼袋,下巴浮出了痘子。但他還是美。血色蒼白讓他美得像陶瓷娃娃一樣,彷彿一碰就碎了;恨不得馬上將他砸碎。

 

「你在想什麼,幹嘛在門口發呆。」a說。

「我在想你怎麼了,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

「沒什麼,就是忐忑恍惚,終日不得安睡,如此而已。」a將手捧在咖啡杯旁,像小女孩般握著杯子取暖。

「你們到底分開沒?」我向服務生點了一杯拿鐵,順便要了一杯熱水讓a暖暖手。

「分開了,也沒有。照樣見面、電話、看電影,做愛、上床、抱在一起。除了兩個人都惡劣地把實話隱瞞和背負著一些灰暗之外,一切都和之前沒兩樣。」

「相處還開心嗎?」我問。感情事,最重要的就是開心,不然就一點也不值得。

「開心啊,兩個相愛又能相處的人,在一起當然是開心的。就像和另一個自己談戀愛一樣,舒服!」

「那還有什麼問題?」

「和自己談戀愛有一個毛病,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弱點與盲點;面對自己的任性和恣意妄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一點都不想退讓,需要一個人反省掙扎,但是也放不開彼此。這樣下去遲早有一點會磨掉彼此對對方的愛,然後就會分開了。」

「既然你都知道,那還有什麼問題?」談戀愛的人都很矛盾,非常矛盾。

 

「問題很大!因為真愛並非無敵,但是真愛依然值得相信,也不容錯過。我滿懷希望啊。」a喝了一口咖啡,笑得像童話裡的公主;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a的浪漫情懷到底是裝的還是真實如此,他的可愛過於做作,時常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樂觀地方,但是對於自己的悲哀,a永遠藏得很深很深,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

 

「那你現在想怎樣?」我決定不干涉a的任何事,反正停損點到了,a自然會離開。對於分手這種事情a從來不手軟也不委屈自己,就算痛徹心扉a也會自我催眠,找到好起來的方式。

「不怎麼樣啊,我現在唯一過不了的一關就是等待,既然上天要給我再一次磨練等待的機會,那就試著等等看,大不了就是又一個十年,沒什麼好怕的。」

「我只是擔心你……」我有點遲疑了,不知道該不該提起。

「我知道,你擔心我會不會再次陷入那無窮無盡的憂鬱圈圈,怕我走不出來,就是另一個抑鬱的十年。不過,What the friends for?你不是就是用來幫我處理這些事的嗎?」a拍拍我的肩,笑得更燦爛了。

 

「你就這樣把你的人生背負在我身上,難道一點都不會有罪惡感嗎?」我無奈地一問。

「嘿嘿嘿,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有背負著另一個人的責任與義務,但是,你不一樣。你必須一輩子肩負著我,如果我肩負著你一樣。」a點了點我的鼻頭,我回以微笑。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