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N次到天使,是高二的時候,和喜歡的男生一起。

應該說,我是因為跟他一起到了天使,才喜歡上他的。

喜歡的男生會畫畫,年輕的我會寫詩,

我只記得那天的淡水真得是熱的要死,

但是基於女生的某種堅持,

我們從捷運站一路走到了這裡才稍停歇息。

 

那時的河岸還沒有拓寬,沒有工程和兩個碼頭,

連天使周邊,也都沒有店。

環形的停泊港口,天使成為山城,

少男少女談曖昧,不管天氣如何噴汗,

我們都有一種霧氣的清透感。

 

此後,天使成為每次我回台北都會停留的店,

直到我搬來北邊,一個騎車15分鐘的距離。

 

店與人的關係,人與店的關係;

一家店不論我在怎麼常去,我都不太會成為熟客,

因為我喜歡安靜交易的買賣關係,

但是我願意將我喜歡這家店的心情表達,

所以辦公室一天到晚可以聽到哪裡哪裡是我的愛店,大家一定要去!

 

天使沒變,淡水卻變了。

從我小時候直落河邊的山坡夜市,變成水泥規劃的觀光景點,

我不是淡水人,卻仍有一陣落寞。

就像店長寫的,淡水是台北人北邊的鄉愁,

這是出生在安坑山裡的我,亦能體會的。

 

今日淡水水滿霧白,天使和我高中的時候一樣,

充滿霧氣的清透感。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