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說:「你瘋了嗎?在Facebook PO什麼『這種天氣應該很好追,用紙追就追得到』,你不怕你一堆蒼蠅蝴蝶亂亂飛喔?我可是怕你被大水螞蟻淹死!」

 

a忿忿不平地丟來Facebook訊息,不是說 FB是萬惡大淫窟嗎?怎麼a自己也掛在Facebook上?

 

「你喔你,失戀寂寞就勇敢說,找人出去聊什麼的都可以,幹嘛在FB上PO一些令人驚恐的訊息,你不怕你那個萬年追求者萬一真的從美國飛回來,用一張紙就把你追走怎麼辦?雖然說你的確是一張紙就可以追走的人啦,反正字好看、文采好,長得怎樣你也不在意,像酷斯拉你也無所謂,你喔………」

 

「反正他要是真的飛回來,我一定不會跟他在一起!」我趕緊打斷a的談話,避免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叨叨唸唸。

 

「啥?」a停住了。很好。

 

「因為太衝動啦,人家在美國要念書、要工作,飛回來也是一筆機票錢耶!如果他真的那麼衝動到拋下一切飛回來就只是為了追我,那我覺得太恐怖了,誰知道他哪天一時衝動又會做出什麼事來?我不喜歡如此輕浮又不經大腦思考的男人。」噢,一手拿冰棒,一手打字好累。

 

「算算時間他現在應該是在上課,如果他在線上的話,他一定會回的,你等著瞧吧!」a很快的回應,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我咬著冰棒,企圖空出雙手打字:「回就回啊,我還蠻期待的,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果他真的飛回來,那我還蠻感動的。」我誠實地打出我的想法。是會感動的啊!一個非親非故的男人,為了你FB上的一句玩笑話就千里迢迢地飛回來,這代表你對他來說,一定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吧?在這個連男女交往都錙銖必較的時代,有人以衝動與真心對你,是一件很幸福而且值得感恩的事。

 

「哼,那你還說你一定不會跟他在一起?」

 

「是不會啊!在一起,已經不是取決於當下感動時的衝動了!有人為了你飛回來,出現在你家樓下或公司門口的戲碼固然令人動心,可是飛回來以後呢?去吃飯,然後?去逛街?然後?告白?然後,在一起。最後,他可能還是要搭乘隔天的飛機飛回去,留下你一個人在這座城市,脖子上掛上『名花有主』的牌子,之後還是要一個人吃飯、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看電影,因為那塊牌子,你還不能隨便約朋友吃飯,因為午夜零點零三分你要準時出現在FB或MSN前,像我們現在這樣等待彼此打字的時間,聊著一天的心事;誰知道其實你一整天根本沒有事,渾渾噩噩地上完班、吃完飯,回到家看電視就是為了等這個零點零三分,終究沒有話題,連午夜的晚安都顯得很空虛。」我把冰棒吃完,走向垃圾桶。

 

「親愛的,聽起來你對愛情不抱任何期待。」a在句尾加上了挑眉的表情。

 

「不,我依然期待愛情啊,只是需求量降低了。 我依然保持某種想談戀愛的少女情懷,看偶像劇一樣會心動,可是,真的要跟誰在一起?門檻變高,越來越困難。更別說是這種飄渺虛無的遠距離戀情,這種天氣連想找個人擁抱都找不到,體溫都溫暖不了,更何況是心?」

 

「所以你期待那人飛回來的一刻感動,卻不會跟人家在一起?」a 說。

 

「當然不會,不管他有沒有飛回來都不會。有些文章,是為了懂你的人而寫的;如果懂你真正的意思,那就不會違背你的意願去做;有些話是為了避嫌,有些話是為了許可,如果對方猜對了你真正的意圖,做出了正確的下一步,那就代表這個人有懂你的潛力,也才有交往的可能,不是嗎?」

 

最後重要的是文字裡的詮釋與意義。

 

「所以我說要追我,一張紙就夠了,根本不需要飛回來,也不用出現在我家樓下。寫一封信,載滿『抱歉,我真的無法飛回去找你』的歉意,不需要寄限時專送,也不用FedEx;讓那張紙經過世界各州,乘著郵輪抵達基隆港口,中華郵政會把它送到我的手中。用一張紙追我,這樣就夠了。」

 

「那擁抱與體溫呢?」a問。

 

「所以我說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跟他在一起嘛!」我輕輕地笑了。

 

 

------ 

Dear,

 

現在天氣很適合在這裡轉圈圈,穿上舒服的布裙,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不斷地旋轉,以人行道保護自己。想像自己是紐約街頭的芭蕾舞者,可以連續旋轉二十圈不落地;任由裙擺飛揚而你享受此刻的溫度,嘴角漸漸揚起。

 

你發現了嗎?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