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跨年,a在市區還有工作,晚上十點半的call,八點半出發,本想著還有一個小時的緩衝可以抵達目的地,怎知道狂妄的人潮早就聚集那個觀賞大樓煙火最佳景點的圓環。在圓環周圍高樓林立的缺口,看見象徵資本文明的崇高大廈;總覺得就像盆地的一角也有河流切過的掏空,在一陣爆炸後一切消失殆盡......

 

說多了。那一年的跨年,a在市區還有工作,b解call不用排戲。也是,哪個劇組在跨年夜拍片排戲地根本是要人命。(那 a?)前一天拍到早上四點,a回到家只睡到中午,整個下午都在收拾家裡,默默地吸地板、擦桌子,把陳年的垃圾趁著一年的最後一天拿出去倒一倒,跨年夜,總是要有煥然一新的感覺。

 

a在等b回來。沒班,至少會回來!

 

a繼續做著掃除的工作。後陽台有數不盡的寶特瓶,b喜歡喝可樂,想必這些都是。怎麼還有那麼多罐頭,沒時間煮、沒錢吃飯也不要吃這些高防腐劑的罐頭食品,這樣對身體不好。吃剩下的漢堡、便當就這樣堆在流理台上,不知道多久以前碗盤積在水槽。為什麼一個單身男人的家總是這樣?

 

 a嘲笑自己:單身男人啊……但a還是等著他回來。

沒班,至少會回來一趟!

 

晚上七點整,該倒的垃圾都倒了,該擦的、該拖的也都處理好了,電視上的跨年晚會也開始了。今年新年城跨年的開場是動感男舞星,很會帶動氣氛,很好。

 

七點半,a把自己穿戴整齊,跨年夜全城的人都出動了,交通勢必紛亂地不得了。身為對於工作認真負責的a來說,提早出門可避免遲到。

 

八點。b應該會回來吧?至少回來換個衣服,準備去跨年?

 

九點。a枯坐在自己花了一整個下午打掃的房子裡。

 

九點半。玉女歌手唱著最新的情歌,一切彷彿無聲。

 

十點,迷路的助理打電話來問路。「好,我馬上就到,等一下去接你。」a說。

 

十點零三分,a出門。「應該是衣服帶好了,今天不回來了。」a想完,趕著計程車穿越了盆地,到了那個有著一個缺口的圓環。大家在分食比薩。

 

那一年的跨年,為了工作,a負責管制路口交通,背對著缺口,什麼煙火也沒看到。新年快樂的倒數重複了八次,分成長、中、緊、特寫,四顆鏡頭。

 

那一年的跨年,b在前往花蓮的路上。這是a後來知道的。花蓮,好幾年前a許下的心願,希望可以去花蓮一個無人的海邊,在蘇花公路邊甩著腳,看星星、聊天、看東方升起的第一到曙光。「我還沒有看過東邊升起的太陽耶!」a 說。

 

「那我們明年去啊,去跨年!」b應著。

 

那一年的跨年,b去了花蓮。倒數計時的當下,他開車在瑞穗前往太麻里的路上,最終因為體力不支停了下來,差不多是長濱或是玉里的海邊。和別人,看了a朝思暮想的東邊太陽。

 

之後,a一直很想要有一台可以供自己開的車。在深夜彆扭想不開的時候可以開車出去兜風,在蘇花公路的海邊,隨意地停下來,晾著腳,直到可以看見那個從未看過的,真的是從東邊升起的太陽。

 

這篇故事獻給一首歌:夏夜晚風。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