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已經快要忘記a的時候,a突然來電。


a說:「嘿,你知道我最近好嗎?」

「啥?」

「我跟你說,我最近不大好,心頭亂紛紛,該做的事情不去做,很對不起我身邊合作的夥伴,但是又說不出抱歉之類的字眼。」

「嗯?」我對於a的沒頭沒腦有些困惑。

「然後我的腦中開始浮現很多很多過去的事,仔細想完一遍人生之後,我有了一個結論!」a煞有介事的停了下來。

「是....?」又是問號。

「我想起了目前我的人生中,最讓我感動的一句話。」

「那句話是?」我問。

「你知道,我脾氣不太好,又很霸道。年輕的時候仗著自己年輕貌美、有男人緣,周旋了幾個人也沒什麼結果,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害了誰,不過拒絕了不少人就是了。」a洋洋得意地說。

「所以?」

「所以啊,雖然我沒有真的對不起那些男人,但是心理總是覺得虧欠了些什麼,總是希望他們平安快樂、一切都好。」

「然後?」

「然後我就想起了那個最讓我感動的一句話。」

「那...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我想睡了,不想與a『周旋』!


「對不起,年輕的時候做了很多幼稚的事情傷害你,包含我的自私......」a無聲。


「喔?那個男人劈腿喔?」我充滿了不屑,我覺得這句話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句話,男人會說這句話就跟會說「對不起,我犯了全天下的男人都會犯的錯」一樣普通又沒誠意。

「不,是我先跟他分手的。」a說。

「所以他打你?」哼,我痛恨家暴。

「沒有,他對我非常非常非常好。」a說。

「那他到底對不起你什麼?」我問。

「.........」電話掛了。


多年之後,我突然懂了。

原來太愛一個人也是一種負擔,請先愛著自己。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