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想一定是太久沒寫字了所以才會那麼焦慮!

 

一直覺得可以在這個城市保持在另一個城市時的習慣,

用旅行、隨意的態度來面對這一切,

可惜你依然會被憂愁繚繞,困在這座山頭無法離去。

縱使回到了南邊也迫不及待地回家,

這山頭就像有了咒語,入山,就很難離開了。

 

多了半年的時間可以喘息/或說是逃避,

自覺不論是要工作還是繼續唸書,一定得把英文念好,

多了半年我們要把英文唸好,不論在哪裡都要可以說 " I speak English."

 

契科夫要演了,我依舊沒有很喜歡他。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