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很喜歡的房子,有簡單的流理台、衛浴和一扇窗,
我想窗戶看不到外邊,但是有無限想像;
還有我熱愛的地下室洗衣所和垃圾場。
房租,其實很合理,坪數八坪的獨立公寓,獨立進出不倚賴他人,
水電瓦斯網路第四台加一加八千其實很合理,只是啊,我住不起....
現在南邊的小居都已經讓我月月見底了,多了一千元的開支,
雖然生活空間是目前的兩倍大,但卻是龐大的負擔,
我想我得不吃不喝才能付得起這間房子。

回家蜿蜒,走下關渡站,
一路想著如果有人搭居就好了,
幫我負擔三千元的支出,一個月住個十餘天,
下午累了可以回家休息,提供大家喝酒開會聊天的場域,
很害怕孤單卻又孤僻的我,搭居似乎是合理便民又便己的方式。

只是,似乎只有和男友同居才能有這等好事,
這也是房東太太第一句話跟我說的:「你一個人住啊?」
是啊,一個人住,
可能外帶一隻150公分高的大兔兔和一隻30公分高的小兔兔,
他們就是我的同居愛人;
幹,我從沒有想過,男朋友也有省房租這點好處。

巨蟹夜,本來打算去淡水的小店走走,
為了避免太衝動而作罷,我想我今晚會為了那間公寓而失眠。

僅此。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