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行到站,恍惚地直覺自己應該下車:「啊,北站到了嗎?」

清醒一瞬,落下的月台是南站,人才剛從北站回來呢!


下了車,總覺得把自己遺留在車上,如同靈魂出竅般,從南邊往北邊的才是自己,

才是熟悉的生活和應該有的樣子。

「你是北邊的學生吧,大夥兒都住在學校附近,那麼晚怎麼不回家呢?」


「回家回家,看完戲晚了得趕快回家。」

北往南,還是南往北呢?


縱使到了手扶梯口我一樣遲疑,想必是在地底待了太久,才有這般失神。

一上樓梯口,卻也像離家幾個月似地陌生;如同今天在圖書館門口,看著有人拍照笑得燦爛似的傻勁。


人傻了,連話都說不清楚。

本想寫成a說,後來連速記都忘了,什麼,也都記不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