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腦中的綺麗幻想是我踏出排練場的時候,你會停好車子在騎樓下等我,然後對我說:『走,我們去吃宵夜!』我會開心地說好,縱使隔天蹺課也無所謂。是的,我是會為了情感而放棄理智的人,尤其是這種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浪漫,因為我始終認為,課明年還有,可是我們一生的交流,也許就此時此刻,再也不在了!」這是a寫在筆記本上的。

 

「昨夜的電話讓我有些緊張,原因不是被發現或說謊(實際上我也沒有),而是我擔心你會因此而受到影響,而我,是最不願因為他人而受到改變的人,如果因為這樣而活的不自在或是要改變我們目前的狀況,那麼就不像我的人生了。」

 

b說:「我不介意,我只是在意。」

 

就是因為這樣才讓a有些緊張,人和人之間連接的線段很容易被不明原因踩斷或是踐踏,尤其是在這個不尊重人的國家和世代。

 

「那你現在想要出去跑步嗎?」b問。

 

「想跑步是昨晚的事了,後來我還是留在家裡寫劇本,靈感一來,最後一場就寫完了。」

 

「很高興你有繼續寫劇本。」

 

「我必須要。」其實世界上是沒有什麼是a必須的,只是這像是個任務,a覺得他必須把任務完成,雖然很明顯這是他畢業的必須。

 

「所以我們就這樣吧!」b說。

 

「嗯,難得寫一個短的也好。」a說。

 

「走吧!去看電影。」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