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沒有辦法寫長文,但是人的情緒或狀態,一定可以用超過五百字的文字描繪出來的。

比如說,你問a在幹嘛,a可能跟你說「喔,我在吃飯」

「和誰吃啊?」

「和b啊。」

所以你得到的資訊是,a跟b在吃飯。那,吃什麼呢?

「在吃石頭火鍋啊。」


石頭火鍋,顧名思義就是用石鍋炒過的火鍋,可以想像桌面上會有整盤的大白菜、金針菇、牛肉、豬肉、羊肉、花枝丸、蛋餃、燕餃、鱈魚片、玉米筍等等食材,等你一一描繪完這些食材擺盤的樣子時,我相信文章已經超過一千五百字了。不過冷凍食物的擺盤不是重點,就像花枝丸其實是可以冷吃的只是因為它冷凍過,所以表層還有結冰,你無法判定它是生食還是熟食,但是你還是得炒過、煎過然後煮來吃一樣。我們只要知道,這些食材們冷冷的被擺在某石頭火鍋店的冰箱裡,而且還是透明的冰箱,讓你可以熱情的挑選它們,然後它們冷冷的等著你挑選。

 

接下來你會問「好吃嗎?」

 

中國人的壞處就是不喜歡enjoy過程,只注重結果,這個時候我就會告訴你,今天a和b之所以會去吃石頭火鍋,是因為逛了一整天的書店之後a肚子餓了,開車繞著台北市閒晃,最後只好找一個好停車又可以填飽肚子的店。在吃的過程中,a當然不會放棄他最喜歡的醬料組合:沙茶、醬油、蔥末、香菜、辣椒和少許的白醋,不管哪家店、哪個國家,a吃火鍋的醬料組合永遠是這樣。

 

「我好餓,炒洋蔥好香喔!」店頭阿姨圍起鐵片在石頭鍋上下料:洋蔥、醬油,也許還有少許的酒,以及所有a和b所拿的食材。被鐵片擋著什麼也看不到的a默默的說了這句話,其實,是為了掩飾真的很餓的食慾,和已經在叫的肚子。

 

「你要喝什麼?」b這樣說。

「不能喝酒的話,就喝汽水啊。」

「可以拿一瓶啤酒分。」

 

a點了頭,b起身去櫃檯點酒。其實a的心中早就知道勢必是啤酒,這一個月以來a喝的酒應該是這輩子二十幾年的總和。不過學會喝酒總是一件好事!a這樣想著的同時,b拿著整瓶的台啤坐了下來,店頭阿姨正在炒著。然後瞬間,阿姨撤退,a回過神來的時候,石頭鍋裡已經加滿了湯,玻璃杯裡也倒滿了酒。

 

「吃啊。」b這樣說,順勢喝了第一口啤酒。

 

a覺得也許應該要乾杯,畢竟這一整天的開銷幾乎都是b出的錢,但是既然b沒有這個意思那就算了,這樣也好,省得尷尬。a和b的相處過程,其實並沒有a想像中,或者我們想像中的那麼順利。(有趣的是,我們始終不知道b是怎麼想的)有的時候很自然,有的時候還是帶點與長者互動時的尷尬,這如同權力關係的延伸,雖然b始終沒有扮演『長者』的意思,但是現實如此,偶爾a還是會考量一點禮貌、家教,甚至是社會教條。


這個時候,直徑約三十公分的石頭鍋表面整齊且可口的擺滿了各種食材,湯汁沸騰,把炒洋蔥的氣味再次蒸騰了一次。a貪婪地吸了吸味道,彷彿有火鍋蒸汽就可以把自己餵飽一樣;b很貼心的在豆腐上不斷淋上湯汁,細心地用湯匙分開結塊的蛋餃。我一定要在這裡再次強調蛋餃這個角色,因為這是a最喜歡的火鍋食材,他甚至覺得蛋餃是為了火鍋而生,而火鍋,也是為了要煮蛋餃而準備的。黃橙橙的蛋餃會被包成半月型,直線的兩端沒有封口,半圓的部分整密而且貼合,肉餡小巧正好是你不會膩的程度,如同蛋皮的大小也剛好是你可以吃得出來這是蛋皮,卻不會有吃了整塊蛋餅的蛋腥味一樣。蛋餃沸騰的時候,內餡的肉末會因為蛋白質變化被煮熟而流出湯汁,肉汁和火鍋湯汁會一起被包覆在蛋餃的蛋皮裡,互相流動、互通有無。夾起蛋餃的時候要小心!千萬不可以將內餡的肉汁流出或者是揀破了蛋餃皮。將蛋餃投入a最愛的醬料之中涮個兩下,讓蛋餃外頭沾上少許香菜與沙茶,最後,將它送入口中。這是a吃火鍋時最愛的一個步驟,甚至,是一種儀式。(順道一提,a第二喜歡的是金針菇,b很有默契的先幫他拿了)

 

於是乎,a和b各自或共同閒聊著他們的話題,一邊喝酒,直到把所有的食材吃光。你可能會問,怎麼『各自』閒聊?但是人很矛盾啊!人在講話的同時,可能思考著另外一件事,或另外另外的另一件事,根據a的經驗,他一次可以思考兩至三件事情,其中包含了「接下來要吃哪一樣?」、「b為什麼要講這個?」和回答b的問題。所以,他們各自共同閒聊著他們的話題。

 

最後的最後,酒足飯飽,a仍然覺得讓b付這一餐很不好意思,除了價錢比想像中的貴之外,a覺得b本來就不該幫他付任何的錢,但是a付不起這些開銷也是事實。這,就是我要花1700字的空間告訴你這段故事的原因。因為a拿不清他和b的關係,所以a很疑惑、擺盪甚至是不好意思;但可笑的是『關係』這件事情十足十的影響到人們生活的言談、舉止,甚至是金錢。你要問,如果a和b是男女朋友,難道a讓b出錢就比較理所當然嗎?當然,不是理所當然,但至少是心安理得,b投以金錢,也許可以換來a的一個親吻或者是回眸一笑,在他們之間交易的是愛而不是鈔票。如果a和b是上司及部屬的關係,那麼親愛的a,你未來的工作可能要勤奮一點,偉大的b你也真是個好老闆、好長官。偏偏,a和b的關係很難定義,直到現在,我還無法釐清該怎麼形容或描寫這兩個人之間的流動和存在,我相信a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再次重申,我們都無法知道b是怎麼想的,也許他可以說出一番大道理也說不定)但是,這很重要嗎?

 

重點還是「好不好吃?」跟「開不開心?」吧。我可以告訴你,a很開心而且很飽,雖然腳很酸,劇本寫不出來,但是a還是願意花時間和b在一起,聊天、講話、討論,甚至是其他的。這樣就夠了不是嗎?你他媽的『關係』又和我筆下的a、b有何相關呢?人嘛,太複雜了,複雜到不是關係可以形容的。所以,請千萬不要來問我是不是a或者是不是b,這不重要,而且一點也不真實。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