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摟著自己回家 在大路上快速奔跑

直到現在 門外稍有動靜

我還是會整理整理 等待另一個人開門進來

不過 誰開門呢


不管是這裡還是那裡 都不會有人與我分享鑰匙

一個人經痛的夜晚 看著可能快要乾枯的薄荷

我試圖在房子裡找到一點生氣


於是乎我就不吃飯了 如果光合作用可以讓植物生長

我想和我的薄荷草一起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