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個男孩,法官,我相信如果我用我全部的意志去祈禱,我就會得到,我並不要他傳宗接代,但我喜歡他是一個男孩。每一個母親似乎都被賦予一種權利,以她的嬰兒作為新世界的開始和展望。不管搖籃之外的事界是怎樣混亂,我們總覺得等我們的孩子長大了,一切就要改觀。」--張曉風‧哭牆〈訴〉


蜻蜓低飛,今天似乎依然會下雨。dear,我對於男孩昨天的說法感到非常欣慰,因為男孩並非幻想式地希望我去紐約找他,而是客觀的判斷自己找到工作,定下來之後,再跟我說。我非常開心喔!因為我是一個過於冷靜現實的人,不經大腦判斷的衝動也許會有一時的興奮,但是那是不長久的激情。我不要一個孩子似的男人對我說些童話般的夢想,因為我自己是個會作夢的孩子啊。

我只能告訴你,有朝一日我一定會到這塊大土地上生活,這本來就是這趟旅行的意義與驗證,早在我們有所感覺之前就已經注定了。只是基於現實考量,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這個承諾,我只能感激上天給我了時機,也給我動力

至於其他的,就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