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行向北,沿途吃了難吃了要死的Pizza Hut,我必須說台灣的Pizza Hut餐廳好多了,幸好我只點Honey Chicken,否則每一樣看起來都乾巴巴的,pizza不是就要滑滑香濃的cheese嘛?

 

一路到了Orlando,我有一種走在北二高的感覺,不知道是我太想念台灣,還是太習慣這裡。住的公寓很舒適,是我在城市居住的兩倍大小,兩人房中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會不會有室友check-in,如果沒有,那麼我就是獨佔一間房間了。(而且聽說我這邊的衛浴設備比較好^^*)其他兩個室友都去工作了,隔壁來串門子的人說,我的室友都是美國人,如果是這樣,我想我的英文應該會有非常大的進步才是,我也希望我的室友有外國人,畢竟這樣才能逼迫自己說英文啊


一個人坐在偌大的公寓裡,沒有之前在日本住宿的慌亂感,主要是空間開闊,設備充足,沒有聽不懂我英語的日本人,也沒有聽得懂我日語的西方人,少了壓迫感,多了從容。我想,我以後居住的房子只要這樣就好了,我喜歡公寓,也習慣公寓,可愛的三樓公寓應該可以陪我度過美好的兩個月。那麼,我在想什麼呢?趁有車買完了這三天的生活必需品之後,馬上打了電話,問了網路的使用方法,然後,不斷的和早起的女孩聊天,不斷的書寫。我想知道的是,我焦慮的是沒有網路,還是沒有辦法書寫(然後發佈)?曾和親愛的弟弟說:事情沒有人知道,那麼就沒有發生過了!那麼,我想發生的,到底是什麼呢?

在FLL一個禮拜,電腦不屬於自己,縱使過得很閒適自在,但就是少了自由。離開了家人的庇護,我是否可以找到我自己的「自由」?哈,我才剛到三個小時,我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我的確希望我可以。我想你,也想你們,我很清楚自己依賴懶惰的個性,所以才硬是逼自己出門,然後長大,有可能一點用處也沒有,不過,我會因為你們的期望而長大,真的!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