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克制自己的某個慾望,不斷的忍耐、壓抑,呼吸。
吸....吐....手中卻不斷的抓緊。

就這樣,從盆地的南邊一路搭公車到了北邊,閒閒晃晃,
不知不覺,慾望也就消失了,又忽然覺得自己的慾望廉價的

可笑,
只需花兩個小時、三十塊錢就可以完全被轉移。
這是平常習慣搭捷運的孩子很少能體會的樸實感,
六十塊錢、四十分鐘,能換得多少自己的空間和信念?

連朋友都覺得自己自虐,大四那年為求清靜,
二話不說搬進了河口,整天與淡水河、觀音山相望,
愜意,但總是遙遠。
對著天天看到的建國高架橋產生幻覺,怎麼會覺得它比關渡夕陽還美?
現在卻渴望搬出,基於某種對城市的需求,某種對生活的需求,某種對慾望的需求。
對於某種....關於城市距離的渴望。

也因為生命中的一件小事,而感到生活充滿著愛,
那些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們,忽然在一時間聚起,
這就是我所感受到的「神秘性」。

跨越盆地,讓自己思考。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