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向北,終於,在城市的南端有了落腳處。
本以為它是個回國之後的夢想地,怎知昨天就因為玩掛了所以在只有床墊沒有任何東西的情況下睡了一整個晚上。

男孩說:這是個越看越舒服的地方。

隔天中午坐車回去,旁邊做著一組新移民家庭,媽媽操著廣東國語,小女兒的反應出奇的靈敏貼心。媽媽正和台灣爸爸討論要將不知住哪兒的岳父岳母接來台灣,兩人堅定的說那邊環境不好,接過來(台灣)不用擔心他們的安全,一起住不過是多雙碗筷....等等之類的討論。我忽然體會,現下的台灣還真的是個多元文化的世界,大學時代一直接觸到的新移民問題,似乎在我身旁的這組家庭中順然解決,如果人與人婚姻的結合是因為愛....那麼.....?

和男孩聊了一整個晚上,男孩自小離開台灣,依稀還記著剛去沒多久,我們國中的時候,男孩常常打長途電話給我,聊著留在台灣的朋友,聊他在美國的奇遇,曾經,男孩曾默默的對我說:你趕快來美國!一副留學出國,對我來說是多麼簡單的事情罷了。可惜,我至今仍然留在城市裡,南端、北端不停來回。男孩也不再像年輕時常常回台,地球的兩端,現在只剩下美國的兩端。

我覺得你一定會喜歡紐約。男孩說。
暑假回去,男孩畢業到紐約定居,恰巧是我這趟美國行的最後幾天,我們約好在紐約再見。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喜歡紐約這個比城市更大的城市,只是如果喜歡了,就要督促自己往大城市移動,就像,決定搬離城市北邊一般。

列車向北,城市南北端的距離對我來說似乎不再那麼遙遠,那麼令人不耐。希望,是因為我的心已經飛遠了些。


ps.一直忘記男孩生日,昨天才得知男孩竟是我生命中第一個處女座男孩,9月19日,紀念一下。
創作者介紹

misge

mis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